荔枝视频成年app

丝瓜向日葵小猪

.630shu.co,最快更新扶明录最新章节!

大明有多少地主谁也数不清,地主家有多少余粮谁也猜不透,而且有时候,地主不在于多,够肥大的一两个就可以了。

南下途中有大地主么?

有!

“济南德王?”春祥眼睛亮了起来。

虽说这几个月北五省战乱不绝,山东也受到波及,可济南却奇迹般的躲过了贼军也躲过清军,都是擦肩而过,没受到损伤。

“可新德王朱由栎袭位四年,他能有多少家底,要知道五年前清军第四次入关时把济南城破了将其掠劫一空连德王朱由枢也被俘后被杀,王府也被一把火差点给烧光了”。

“四年养息已足够敲一笔的了”常宇微微一笑:“永远不知道这些藩王敛财的手段有多高超,别的不说,就他们那动辄数万亩良田一年所获已是可观,即便是灾年也是不菲,而且山东地面上除了他还有别的大地主”。

“兖州府的鲁王?”春祥惊的下巴都掉了:“您连无毛鸡也要撸一把啊”

两年前清军入境再入山东虽未攻济南城却深入腹地掠劫,兖州未能幸免于难,鲁王铁公鸡一毛不拔,最终将士抵抗不利城破鲁王府上下几乎被杀光了,朱以海侥幸死里逃生,年初才刚袭爵,现在就是个空壳子……“大哥,这是想把鲁王府照死的弄”春祥说着一惊,左右看了一下神秘兮兮问道:“不会是皇上的意思吧,趁机给弄了?”

常宇哈哈大笑,轻轻摇摇头:“他那种货色皇上都瞧不上他,倒也免了绝脉,只不过是我瞧他不顺,这次路过多少得敲他一点方才解恨”。

“我算瞧出来了,藩王里能让瞧着顺眼的也没几个,哦太原那个大舅子除外”春祥嘿嘿一笑,又道:“鲁王现在空壳子就再敲也不过三五两,德王那里撑死也就弄个几千石,这远远不够啊,这一路往南到南京可都没大户给敲咯,可怎么办?”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在眼里是没有,在这我放眼看去可多着呢”常宇说着嘿嘿一笑:“八达通现在有粮食在徐州境内,徐州谁的地盘知道不?”

“高杰!”春祥眼睛一亮:“恰好高杰现在有事落到手里,这是要……大哥就不怕把他逼急了……”

常宇轻笑摇摇手指:“一味打压威逼终会酿成苦果,所以要适当给他点好处,一巴掌一颗糖,他爽我也爽”。

“糖?大哥能给他什么糖?”春祥好奇,正说话间,曹操到了,门外番子通报,高杰来了。

“在旁边看好了哥哥给他什么糖吃”常宇笑的很阴险,让番子传高杰进来。

高杰脸色很凝重很憔悴,内心很恐惧,麾下心腹部将竟在皇帝阅兵大典时作乱,作为顶头上司他难逃其咎,往大了说给他定个谋后指使那就是抄家灭祖的大罪,这绝不是小事。

而刘泽清和刘良佐其实就是池鱼之灾,再怎么往大了追究也能身而退。

搞不好,这颗脑袋就要交代在京城了,高杰这两天可谓如坐针毡,他总感觉有人在故意整他,但没有证据,如今大祸临头若在城外大不了一跑了之,可是被软禁在城内就如同案板上的肉任人剁了。

必须自救,这两日高杰跑了很多关系,但依然一筹莫展,这种事很多人避而远之,即便有心想帮忙的却也爱莫能助搭不上手,因为有行刺皇帝造反的嫌疑直接交给东厂权处理。

所以,最终还要找小太监。

狗日的李成栋,TMD自己想死干嘛要拉上老子,为什么是老子,而不是刘泽清,刘良佐那俩厮,高杰心里都快恨死了。

却也快愁死了,也怕死了,生怕东厂的番子突然来锁他。

怕啥来啥,东厂的番子真来,说厂公有请,万幸的是没带拷锁来。

高杰进了大堂想常宇和春祥见了礼:“厂督大人相召,可是皇上那边有了信?”

“高总兵午饭可吃了?”常宇没直接回答他,而是随口问了这么一句,高杰一怔:“卑职来得急,尚未用饭”。

“那正好,咱家也没吃,就一起凑这吃吧”说着让方三上了酒菜,酒是专为高杰所备,他也不客气一杯接着一杯。

“厂督大人直说了吧,卑职这脑袋还保得住么?”见常宇半天不说话,高杰终于忍不住了。

“保不保得住却要看如何抉择了?”常宇淡淡一笑,放下碗筷盯着高杰:“路在脚下,就看怎么走”。

高杰的脑袋瓜子可没那么灵活,根本听不懂,躬身施礼:“厂公大人给卑职个痛快吧,到底怎么个回事,皇上真的要治我死罪么?”

常宇挥手示意高杰坐下,这才道:“本督敬是个爽快人也不给绕圈子了,李成栋和他身边亲信如今死无对证这作乱的事可大可小,这事完看皇上的心情了”。

高杰还没傻到不可救药,闻言眉头一挑:“厂督大人的意思是皇上要趁机拿捏我?李成栋作乱卑职虽有不可推卸责任,但往日卑职却无过火之事,皇上……”话没说完,就被常宇挥手打断:“皇上的确是要趁机拿捏,但不是拿捏”。

“不是拿捏我,那是……”高杰脸色一惊:“刘泽清和和花马刘!”

常宇微微点头,笑而不语,高杰疑惑道:“可李成栋作乱他两人不过受些牵连,不至于被拿捏到把柄呀”。

“所以这就是本督单独叫来的原因”常宇正了正神色:“实话给说了,刘泽清桀骜不驯违令不遵甚至抗旨,刘良佐总兵掠劫百姓甚至冒充贼人攻城,皇上早已忍无可忍,往日无暇眼下就要趁南下平乱收拾二人,近日与二人走的太近,得其信任……高总兵这是将功赎罪的好机会,只要扳倒二人,李成栋之事一笔勾销”。

啊!高杰当场怔住,他再傻也明白小太监这是要借刀杀人,想要借他之力摆平二刘又可削弱自己的实力,简直一箭三雕,打的好算盘呀。

可二刘各有兵马数万,实力雄厚哪是那么轻易对付的,更何况兔死狗烹,一旦三人内斗用完之后小太监会饶了他?……除非自己如周遇吉黄得功那般站他这边听他使唤。

看他犹豫不决,可见内心挣扎的厉害,常宇便道:“此事虽有些难度,但不白干”。

呃?高杰抬头看向小太监,一脸茫然。

“事后,其部兵马粮草皆为所有!”常宇淡淡一笑,高杰拍案而且:“干了!”

“爽快!本督果然没看错人”常宇大喜亲自为其斟酒,高杰举杯干了:“厂督大人,您说如何动手?”

“此事不急,咱们从长计议”常宇又为其斟酒。

有人会问了,不就是夺个兵权么,杀掉刘泽清和刘良佐不就行了么,若真这样的话,那就乱了套,先不说眼下寻不到合适罪名杀二人,何况南征之前杀将不祥更容易乱军心,而且二刘的兵马随时都会炸营,城外的那一万兵马或许还能控制住,千里之外的可就散了。

更何况南征正是用人之际,常宇还得让二刘卖命,一边卖命一边悄悄夺权这才是最佳方式,同时又能施恩高杰将其收服麾下何乐不为。

这可是一箭好多雕呀。